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 >> 逢春資訊 >> 詳細信息

藥價7年降27次市民沒感覺:一降價廉價藥就失蹤

        國家發改委再向高藥價出擊。據統計,此次發改委降低部分藥品最高零售價已是近年來第27次。但有市民表示藥價多次下調看病卻依然貴,業內人士也指出,有些廉價藥一降價就消失,醫院還是開貴價藥。

        繼去年12月國家發改委降低了部分外資藥品的最高零售價之後,昨天發改委再揮大刀,決定從3月28日起降低部分抗生素和循環係統類藥品最高零售價格,共涉及162個品種,近1300個劑型規格,平均降幅為21%,預計每年可減輕群眾負擔近100億元。與上次不同的是,這次國家發改委對外資與本土企業各打“五十大板”,在華的近半外資藥廠藥品都有涉及。不過不少市民反映,藥價已降了27次,擔心此次降價仍難起到實際作用。
 
  單獨定價藥品藥價仍很高
 
  記者在降價目錄裏看到,幾乎老百姓常用的抗生素都在此次降價範圍。但仔細對比了一下,享受單獨定價藥品的價格,比與其同樣規格的藥品仍貴很多,甚至有些品種兩種價差十多倍以上。比如頭孢拉定膠囊(250mg×12),由上海施貴寶生產的最高零售價為15.2元,而本土企業生產的最高零售價才3.6元。
 
  據悉,為鼓勵企業進行藥品研發,2000年頒布的《藥品政府定價辦法》給予創新藥品定價方麵種種優惠措施,使原研藥價格逐步脫離一般藥品的價格體係。事實上,除少部分處於專利保護期之內的純正“原研藥”之外,國內大部分原研藥是專利保護期已失效的藥品,但這些原研藥依然享受的差別定價待遇。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本次國家發改委向原研藥“揮大刀”,已表明了物價部門正在努力減少這一差距,但是從價格上來看,原研藥和本土藥廠之間的價格差別仍很大。
 
 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,今後還將分期分批降低其他政府定價範圍內的藥品價格。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企業影響
 
  進一步擠壓藥企的利潤空間
 
  廣州市一家大型製藥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,他們公司生產的大部分抗生素都在降價範圍內。雖然目前帶來的影響還未有具體的數字,但是麵臨的困難卻很大。“新藥典標準開始實施,企業投入上千萬元來將進行技術提升,而新的GMP標準也出台了,雖然有五年的過渡期,但是也需要上億元的真金白銀投入。加上目前包裝材料、蔗糖還有人工成本都在上漲,直接增加了企業的成本。而國家發改委此次降低最高零售價,實際上就是將天花板往下挪,企業的利潤空間勢必受到進一步擠壓。”該人士說。
 
  他還表示,其實這些常用藥品的利潤空間經過近幾年的降價之後,基本上沒有什麽“水分”了。但是國家還要降價,企業隻好調整產品結構,放棄一些不賺錢的產品,開發更有利潤的產品,而這樣的後果將使得消費者沒有廉價藥用。他建議,日服用金額在10元以下的藥品,國家應該不再降價。國家應該給藥廠留下活路和足夠的利潤空間,這樣藥廠才能有激情進行創新和技術提升。
 
  業界反應
 
  藥品一降價廉價藥就失蹤
 
  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相關人士告訴記者,近幾年來,國家發改委曾26次降藥價,而像本次降價一樣,這些常用藥品往往成為降價對象,而每次降價之後總會有一批藥品因為價格太低而失蹤。因為最高零售價定得低了,中間的運作空間就減小,在醫生開單提成已經成為公開規則的時候,給醫生的回扣一旦減少,該藥就會被醫生拋棄。比如抗生素品種這麽多,醫生不開頭孢可以開阿奇黴素。
 
  而另一方麵,目前醫院藥品加成機製是重要因素。按照規定醫院在藥品采購價的基礎上可以加價15%賣給患者,醫院采購100元的藥,可賺15元,如果采購10元的藥,卻隻能賺1.5元。因此,在藥品采購上醫院願意首選貴藥,這樣就能夠賺取更多的利潤。而藥品一旦被降價,它也可能被醫院所拋棄。
 
  因此鑒於醫生和醫院的共同利益,在醫院藥品價格越高,醫院的購銷量就越大,相反一旦降價太多,藥品就沒了市場,企業隻好不生產。這就是業內通常說的“降價死”。
 
  市民反映
 
  降了27次為何沒有感覺?
 
  雖然近7年來發改委連續27次降藥價,但是老百姓仍普遍反映看病貴。看個小感冒動輒兩三百元非常正常,更別說有什麽大病。家住越秀區的黎阿姨因肺炎曾兩次住院,結果每次都花費在兩萬元左右,“從住進醫院到出院,天天都打點滴,每次都花兩萬元左右。國家老說降藥價,但是降來降去怎麽還這麽貴。”
 
  業內專家表示,藥品降價了,醫生可以選擇其他高價藥來代替。這使得每次國家降價帶給患者的福利都被醫院消化掉,而老百姓想獲得好處卻很難。另外, 目前醫院對藥品的濫用也非常嚴重,“全國每人每年被吊針8瓶”就是真實寫照。結果看病貴並不是隻靠降藥價就能解決,這是一個係統工程,更需要公立醫院改革、基本藥物製度的執行等相互協調才能解決。”一位業內專家說。
 
(摘自“廣州日報”)